旧曆的京之七夕

正文

旧曆的京之七夕

买一件浴衣在京都很值得,七月开始新曆七夕可以穿、祇园祭可以穿、八月旧曆七夕穿、盂兰盆会可以穿,纯棉麻料的这款夏季和服最合适汗流不止的盆地猛暑,约会样貌不狼狈又很有女人味。

梳好露出颈背的髮髻簪上绢花,晚上去堀川通过「京之七夕」,京都认定旧曆七夕的道理是:牛郎会织女当然要按照正确的天体运行才遇得见啊!光从这点可看出京都人对于用西洋曆过节气只是表面工夫的那种不以为然。

新月像纯银的细钩在京都星海里垂钓,人们鱼贯巡游在堀川两侧,这条流经皇宫附近与二条城门前的川,帮平安时代的贵族运输物资、引水造园、培育京野菜,也曾漂洗友禅染的布几百年,但二次世界大战后京都市下水道工程将堀川地下化,人们逐渐淡忘这条水路,直到二○一○年开始举办「京之七夕」,堀川的人气在夜里回魂重现。

化身天河的堀川是留在地面约两公里长的排洪圳,南起二条城前堀川通与御池通交会处,北至今出川通。置身低于路面三四米的深沟,我们像被放进夜里的魔法窄谷,在仅容两人散步的河道边很自然地牵了手,上游不时漂下泛蓝光的圆珠,残影勾勒流水俏皮的生命力。

两排参天的七夕「笹」林被光打亮得像枝枝银竹,「短册」如银箔轻舞,手机相机闪光灯此起彼落。行程似慢慢展开卷轴的画,引我们往上游走去,边发出惊叹又边好奇「接下来会看见什幺?」白日寻常的排水圳,夜里被施了光的幻术,创造出不见街景只见天的视觉效果,人们在仲夏夜甜蜜地梦游。

堀川水里出现了美丽的布,水波折射投影图样呈现京都纺织得织女真传,中国爱情神话毫不矫情地融入在地风土人情,如原生般且更被珍惜,最让人心服是沟渠里的水在布疋衬底下如许清澈,鲜豔的图样变幻,天真的孩子们看得出神。

古来堀川两岸的西阵织与友禅染巧夺天工,与七夕「乞巧」结有宿缘。上乘的和服料子是一幅构思精密的画,一捲布恰如其分裁成左襟、右襟、两袖延伸背面共四片组成一件和服,织布与绘染时早配置妥布匹上的花色,透过缝製将这幅艺术品完成,名店里垂挂架上的和服常美得不可方物,价格也高得不可置信,真可用天衣来形容。

「京之七夕」另有沿着鸭川纳凉床下沙洲的「鸭川会场」,纳凉床晚餐顿时添加了爱情来调味,但我眺望时总有丝愁绪,觉得若以鸭川比银河太宽阔,牛郎织女相思的远距太苍凉。

相形之下「堀川会场」地形推近爱侣,漫漫长路走来彷彿时间停滞,让人牵了手就捨不得放,在星空下的美术馆欣赏融入和服、工艺、科技、历史、古画的展览,每个人都期待着穿过「光之天川」这「京之七夕」几年来最有吸引力的景点。

在「光之天川」的虚拟银河里,人们讚叹声不绝于耳,留恋不走造成堵塞让两人顺势贴得更近,简直是刻意催情的小心机。京都夏令连串的祭典节日是为爱天造地设的,市政府绝顶浪漫的活动企划不断为有情人製造良机,真是佛心来着。

突然看到前方桥墩下穿越一戾桥的涵洞,路旁的晴明神社此刻灯火通明开放参拜,说不定阴阳师真在堀川施了爱情魔咒,让众人徜徉银河,视而不见「光之天川」LED灯的人工破绽。

身旁的他问我:「七夕日文要怎幺说?」

「TANABATA。」

「为什幺不是发跟七有关的音呢?或是汉字发音?」

想起贵船的七夕,脑子突然抓住飘过的蛛丝马迹拼凑推理。

日文TANABATA字典解说从「棚机津女」(たなばたつめ)简称「棚机」发音而来,日本神道中「棚机津女」是在水边织布等神明造访的巫女。另有江户时代的文献解释TANABATA是从「种物」(たなつもの)与「机物」(はたもの)组合的字,因为牛郎耕田、织女以机杼纺织。

怎幺这幺巧,「日本书记」描述「木花开耶姬」正是「棚机津女」,在水边织布时与天孙「琼琼杵尊」邂逅,而「琼琼杵尊」司掌稻作丰收,后来木花开耶姬也为琼琼杵尊生了二子,雷同牛郎挑着扁担两边的竹篮各放一子。

就当我天马行空异想吧!

堀川将走到尽头,刚才顺流而下的光球是枚祈愿星,只要购买画家为七夕绘製的义卖卡片,可以在天河放入你的心愿。

我问身边的他感觉如何?他回答:「整个活动以太阳能发电照明,完全符合京都议定书节能减碳的精神。」

男与女的思惟果然天差地别,就像神话里一个来自天上、一个长在地面,可是没关係,只要相爱就能够在一起。

摘自《夜京都》

旧曆的京之七夕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摘自《夜京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