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原名的坚持 Kolas:愿和宅神对话

正文
对原名的坚持 Kolas:愿和宅神对话

阿美族的 Kolas Yotaka(谷辣斯.尤达卡)7 月中接任行政院发言人后,由于她对原名的坚持掀起议论,她的反应云淡风轻,因为「在很多场合都能感受到差异跟歧视,其实是习惯了。」

Kolas Yotaka1974 年出生于新竹,老家在花莲玉里镇哈拉湾部落,而新竹、台中和花莲也都有她成长的足迹,因此除了阿美族母语,她还学会了闽南语和客语,「我常跟人家说,原住民为了生存,什幺语言都要会」。

媒体出身的 Kolas,在原住民电视台担任过新闻部副理,桃园市长郑文灿上任后,延揽她出任桃园市政府原住民族行政局局长,之后,民进党中央提名她为不分区立委、并兼任民进党发言人,如今转任行政院发言人,被视为这次内阁改组的黑马。

口条清晰是媒体圈对 Kolas 的评价,她上任后主持的第一场记者会,议题刚好就是原乡医疗政策,处女秀表现称职。

身为第一位原住民籍的政院发言人,她把办公室布置得很「原」味,办公桌后面挂的是两张原住民女性画像,阿美族头饰也放在柜子中醒目的位置。

「恢复原名是为了自己的认同,也在看自己勇不勇敢」,Kolas 说,她曾拥有汉名「叶冠伶」,念台中女中时对原住民议题开始有所省思,大约在 10 年前她改用 Kolas 的原住民名字。

这几年恢复原名的原住民公众人物愈来愈多,除了 Kolas,像是职棒球员林智胜也使用原住民母语名字乃耀.阿给(Ngayaw‧Ake)。Kolas 担任立委后,力推「姓名条例」修法,没想到接任发言人后,第一个遇上的风波就是她对原名的坚持。

上任之前,Kolas 对媒体表达希望大家能习惯她的罗马拼音名字,不料引来「宅神」朱学恒在脸书批评「这位根本还没上任的发言人是不是想像力太丰富了一点,我根本不用,也不会记住你的名字…」,也有网友用不雅的汉字来音译她的名字。

对于这些批评,她在接受中央社专访时淡淡地说:「我已经见怪不怪。」大家觉得她反应很冷静,但身为在都市长大的原住民,很常遇到这种状况,在很多场合都能感受到差异跟歧视,「其实是习惯了」。

「有机会的话,我真的很乐意跟他(朱学恆)见面沟通,告诉他为什幺用罗马字对我们来说很重要」。Kolas 举了「少骂(Saumah)」这个名字说,去看字典真的找不到符合传统原名发音的字,到底要挑哪些汉字,让原住民很痛苦。

她说,「我觉得名字代表自己,那就是我」,如果大家都能敞开心胸,了解台湾有很多不同的民族,遇到原住民、新住民就能以平常心对待,「不会因为念我们的名字就感到不便」。

从立委转任发言人后,Kolas 仍心繫她所推动的「姓名条例」修正草案还躺在内政委员会;专访过程中,她随手拿起纸笔写了起来,很仔细地解释,她推动修正姓名条例,是希望有需要的原住民能感受到被社会尊重,可以单独只用罗马拼音登记,相对于现行规定,只是多一种选择,目前原住民可以登记汉名、中文译名或中文译名与罗马拼音并陈的选项,仍然保留。

Yotaka 来自于父亲的名字,其实是日文,Kolas 解释,当年父亲受日本教育,因此名字有日本味,「但不代表忘记我们自己是谁,不代表自己不是原住民」。

Kolas 上任前,被网友翻出曾酒驾,儘管她认错道歉,砲火仍然猛烈,但也有人雪中送炭,其中包括经常在脸书批评绿营的警大退休教授叶毓兰,叶毓兰在脸书上写了没有「追杀」的理由,包括犯后态度良好等等,还期待  Kolas 能成为防制酒驾的终身志工。

「我也以为她应该会追杀我」Kolas 说,很感谢叶毓兰。她其实都有心里準备,心情始终平静,当她决定接这个工作,就知道会有各种挑战,相信若能勇敢面对问题、诚实解释,人民应该可以接受。

原住民向来被认为乐天开朗,Kolas 的打扮也很活泼,专访时把墨镜随性地挂在头髮上,相对于一般官员的严肃,有点非典型。

这股非典型气息和原住民血统,让 Kolas 和菲律宾等国格外有缘,熟悉英语和通南岛语系的她对于新南向政策很有兴趣,她曾去过菲律宾等国家,当地许多人看到她都很有亲切感,「反应都很 high」,脸书上放着友邦马绍尔群岛国会议员来访时的合照,对方直称 Kolas 很像马绍尔人。

Kolas办公桌正后方挂着花莲玉里部落画家的複製画,画中是阿美族牧师林照玉咧着嘴、爽朗大笑的模样,这幅画跟着 Kolas 从立委办公室到行政院发言人办公室,始终挂在墙上;Kolas说,她想要一个正面乐观的感觉,勉励自己「随时都快乐」,不论在办公室中谈论什幺严肃内容,都能够像林照玉般地笑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